张海柱

各个cp和墙头都在一个号

韩文清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女人【单方性转注意】

深夜没人我暗搓搓地来一发吧(趴)

 这是一看发现作者的名字和文章的标题都很逗比所以文章的内容也很逗比系列(不),作者老韩脑残粉,私下里想这个梗很久了orz真耻。

ooc会有嗯,作者文笔烂,更新不定,可能有些地方还会和原文有出入(作者记性差忘性大,大家温柔地指出来就行了,如果真的有人看的话…),一切随缘^-_-^~

 设定啥的慢慢就出了w 下面正文

 * 

  今天韩文清醒的比闹钟早。

   准确地说,他是被别扭醒的。具体是哪方面别扭,他也说不清,但总有一种浑身上下都不对劲的感觉。 既然已经醒了,他也没打算非要凑够整点再睡那五分钟的回笼觉,于是掀被子,起床。

   ……等等。

   刚要下床的韩文清又坐回了床上。他低头看看自己身上:自己睡觉前不记得穿过这件睡衣啊。下意识地摸索全身,然后他摸到了更加不妙的东西。

   这是什么。

   韩文清努力维持着最后一丝平静走进浴室,开灯,照镜子。 

  镜子里怎么有个女的?←韩文清第一反应是撞鬼了,差点抄起拖把把镜子砸了。后来终于冷静下来反复确认了几次,镜子里那个和自己长得很像的女人似乎就是…自己?

   韩文清坐在马桶盖上沉默许久,在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后,他决定,打电话给张新杰。

 *

   接到电话时张新杰刚刚洗漱完毕,听到手机响,来电显示是韩文清,于是按了免提,一边穿衣服一边听电话: 

  “新杰么,过来一趟,我在屋里。”

  “好,我…四分钟之后过去。”然后电话挂断了。张新杰不禁走到阳台上往上看了一眼,那是韩文清的房间。刚才电话里韩文清的声音听起来像条死鱼硬邦邦的,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非要他一大早就过去。

   四分钟后,敲门声响起。韩文清说直接进来,然后就听见房门轻微的咔哒了一声。张新杰的声音出现在背后:“韩队。”

   韩文清的房间在最东头,早上阳光很好。张新杰看见的就是韩文清站在阳光里的背影,曲线健康美好,很像某部电影里的剪影。

   然后,剪影悠悠地回头,然后…

 “韩队你到底怎么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表情可怕到这种地步,张新杰不知道。

   韩文清朝他走过去:“你没觉得我有什么不对?” 

  “不觉得。” 

  “确实没有么?” 

  “应该有么?” 

  “……”

   “……”

   “没觉得我现在像个女的?”

   “你本来不是吗?” 

  “不是。” 

  “……”难道队长一大早叫我上来就是为了逗我的?张新杰沉默地推了推眼镜,一瞬间大脑里已经过了无数个可能,诸如“难道是霸图传统?”“夺冠后要整蛊副队什么的。”“不太可能吧,好扯淡。”“可是她看起来真严肃”……

   韩文清一看张新杰这态度就知道他没信,于是解释:“我原来也叫韩文清,也是霸图队长,你也是我的副队,但是我是男的。”

   “我建议你先回床上睡会,这个症状可能是用脑过度休息不好导致的大脑功能紊乱造成的。” 

  “我说的是真的。”

   “或者我们一会去报个假,我陪你去看看医生。附属二院的精神科不错,就是离得有点远,单向车程也要两个小时。”

   “喂。” 

  “算上堵车,我们需要一天的时间。这样午饭要在外面吃,我查查看二院周围有没有合适的餐馆……”

   “张新杰!”韩文清不耐烦地喊了一声。张新杰收起手机,低头看他:“你认为我有理由相信你的话么?”

   韩文清愣了。张新杰又说:“没有证据,没有证人,最重要的是它太不合逻辑。你非要这么说,我只能认为你…”他手指了指太阳穴。

   张新杰的话让韩文清清醒不少。确实,贸贸然说这么一番话,是个人都没理由相信自己。韩文清的思路一向简单粗暴,他就是觉得张新杰会无条件地相信他,他才打了这通电话。看来确实是自己考虑得少了。

   张新杰看他沉默下来,说:“还有事么?”

   “没有了。” 

  “嗯,那我走了。” 张新杰拉开门,半身已然在外面了,却又突然探回头来。 “没准你应该少看点什么什么电视剧?”

   “咔吧咔吧。”韩文清把手指头捏得直响。

                                                  TBC

评论(3)
热度(50)

© 张海柱 | Powered by LOFTER